浙报深度解读:宁波海事法院创新发展“海上枫桥经验”

2019-11-02 10:49:55

10月10日,《浙江日报》发表了对宁波司法服务模式新探索的深入解读,“大事小事不出海,告治理之源,促进和谐——宁波海事法院创新发展了“海上乔峰经验”。全文如下:

今年,宁波海事法院在象山举行了两次重大活动,起草了《渔船船员劳动合同》标准文本。海事诉讼服务在象山县渔业海事调解中心和综合管理服务中心得到解决,对促进地方解决基层冲突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最近,象山县石浦镇常务副市长沈永波在宁波海事法院的一个论坛上说。

浙江象山港渔业资源丰富。象山县有2000多艘渔船,3万多名渔民在渔船上工作。大量与海洋有关的地方性渔业纠纷在一定程度上给基层社会的稳定带来了巨大压力。在过去的五年里,宁波海事法院受理了象山地区1502起涉海涉鱼纠纷。宁波海事法院法官到象山渔区进行调查、调解和执法是很常见的。自2018年以来,为积极应对省委“一次最多运行”改革,有效满足新时期对人民正义和正义的新要求,宁波海事法院创新应用了“枫桥经验”,并发布了《关于创建新时期浙江省“枫桥经验”模式的实施意见》。宁波海事法院按照“解决渔区涉海涉渔矛盾”的理念,积极融入基层社会治理,推进“诉讼源头治理”,开辟“最后一公里”,为渔区人民服务,为促进渔区高质量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探索司法服务新模式

帮助来源防止争议

2019年2月,诉讼资源治理被最高人民法院《第五个五年改革纲要》吸收,明确列为人民法院未来五年非常重要的改革任务。2000多年前,《黄帝内经》指出,“先治病后治病,后治病,后治病。”它说,对于那些有良好医疗技能的人来说,从源头上预防应该是第一件事。人民法院应首先从源头入手,推进诉讼源头治理。

近年来,宁波海事法院法官发现,90%以上的渔船船东和船员没有签署书面合同。一旦发生纠纷,纠纷就会变得突出。为了防止纠纷从源头上发生,医院建议当地渔政部门指导渔船所有人和船员签订书面合同,并牵头起草“渔船船员劳动合同”条款。根据当地政府和渔政部门的要求,宁波海事法院在7月下旬和9月上旬组织法官到象山宣传两个渔政节前“渔船船员劳动合同”的标准格式,以促进船员劳动力市场规范有序运行,帮助渔区推进船员劳动合同、海事人身伤害责任等纠纷源头的预防和处理。

“浙江翔宇30043”号机组成员丁某是首批签约机组成员之一。他说,签订合同后,他明白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以及生产纪律和风险,并感到更加放心。据悉,在宁波海事法院和象山县政府的共同推动下,当地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在培训渔船船员时,重点加强了对“渔船船员劳动合同”的解释和培训。截至9月底,已经签发了10 000多份合同,签署了大约2 000份合同。

宁波海事法院诉讼服务中心落户象山渔业海事调解中心

开创诉讼调解对接的新局面

坚持不起诉机制

孔子说:“礼貌的运用比和谐更重要。”自古以来,我国一直追求和谐与和谐的良好趋势。在渔区,宁波海事法院坚持推进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加大对渔区人民调解工作的指导,引导和鼓励渔区人民选择非诉讼方式解决纠纷,帮助当事人有效解决纠纷,与当地政府共建“安全渔区”。

近几年来,由于捕捞强度加大导致海洋资源枯竭、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等因素,象山渔区渔业和海洋纠纷数量增加,复杂难懂的纠纷也增多。一些人民调解人缺乏海事和海运业务方面的法律知识,他们的缺点得到了强调。

为了准确适应象山基层人民调解组织的需要,加大社会调解力度,2017年8月,宁波海事法院、象山县渔业海事调解中心和象山县渔业海事人民调解委员会签署了诉讼调解对接机制实施意见。此后,法院组织了一个法官小组,与人民调解员配对,就船员劳动合同和海上人身伤害等职业纠纷向人民调解员提供专业指导。去年以来,宁波海事法院还支持人民调解组织和人民调解员依法履行职责,为渔区指派法官,推动“网上多元化纠纷解决平台(浙江网上争议解决平台)”建设多元化、立体化的纠纷解决体系。

2018年,象山海域发生了多起沉船事故。宁波海事法院首先派海事法官到现场协助调解,为纠纷当事人提供专业的法律指导,使其能够逐案解释法律,介入情况,疏导情绪,通过调解解决激烈的冲突和纠纷。年底,象山县政府发出特别感谢信,对宁波海事法院的对接机制给予了充分肯定。

为了鼓励和引导当事人首先选择非诉讼和纠纷解决方式,2017年9月,宁波海事法院在诉讼服务中心设立了专门的调解窗口,聘请了包括象山渔区老渔民和老船长在内的40多名“老姨娘”担任专门调解人,精心打造了“老姨娘出海”司法服务品牌,妥善解决了近300起冲突和纠纷。

2019年8月初,宁波海事法院与象山县委签署文件,进一步加强诉讼资源治理,坚持推进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以明确的工作思路推进“安全海域”和“安全渔区”建设。8月7日,“宁波海事法院象山诉刁务点”和“宁波海事法院石浦诉刁务点”分别成立。从那时起,海事法官每周两天被派驻现场接待来自捕鱼区的人员,从而实现了解决与海洋有关的捕鱼"一门独户"和"最多一个地方"的争端。

展示海事审判的新职责

履行诉讼终止功能

诉讼的来源应该得到控制,预防应该是第一位的,在非诉讼机制得到维护之前,法院的判决应该是最终的。

为了加强司法判决的指导和评估功能以及司法判决本身的终局性和权威性,宁波海事法院坚持将重点下移,将海事判决的范围扩大到偏远岛屿的渔区。先后在嵊泗、曲山、石塘、石浦等渔区设立6个海上巡回法院(点),为渔区人民审理各类涉海渔业纠纷案件1300多起,确认“人民调解+司法确认”形式的人民调解协议328份。考虑到现有巡回法院(点)不能完全覆盖所有岛屿渔村的事实,法院还在一些渔区基层法院及其法院设立了四个远程视频室,积极推广“移动微型法院”的应用,并通过在线庭审和调解减轻岛屿渔区当事人的诉讼负担。

"一个活生生的案例胜过一堆文件."2019年7月18日上午,宁波海事法院自由贸易区海事法院将17起海事纠纷的审判现场迁至岱山县天图社区村委会大院,以增强人民的法治意识,引导人民相信法律,尊重法律和司法权威。

今年年初,为了总结船员案件的原因和特点,宁波海事法院发表了题为《船员权益司法保护报告》的白皮书,受到渔区人民的热烈欢迎。第一批300多份分发后,又印刷了350份。

宁波海事法院负责人表示,新时期“乔峰经验”的创新发展和“诉讼源头管理”的加强,是人民法院当前和未来控制诉讼增量、提高审判质量和效率的重要出发点。宁波海事法院积极探索司法服务新模式,开创了诉讼调解新局面,展示了海事审判新职责,大力推进“诉讼源头管理”,创新创造了渔区版“海上枫桥体验”,在渔区搭建了和谐桥梁,更好地提高了人民群众的满意度和归属感。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