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专家揭批美涉港法案伪善外衣下的霸权本色

2019-10-22 16:05:21

新华社香港9月27日电针对美国国会外事委员会最近通过的所谓“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香港许多法律专家对此予以谴责。隐藏在法案中“人权”和“民主”的虚伪之下,通过政治和法律手段暴力干涉别国内政实际上是美国的霸权主义性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朱晖认为,美国以法律手段干涉其他司法管辖区的事务是司空见惯的。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和最近审查的《2019年香港人权和民主法》都反映了美国的霸权思想。

关于法案的“人权与民主”标题,谭朱晖指出,香港在自由方面领先于美国。香港回归中国后,居民的民主权利取得了显著进步,自治程度远远高于港英政府。表面上,本条例草案旨在保障香港的人权和民主。实质上,这是混淆香港,制衡中国的发展。因此,它将破坏“一国两制”。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指出,香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受到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及其他有关法律的充分保护。《基本法》第二十五至四十条清楚订明香港居民的广泛权利和自由,包括透过本地法律在香港实施国际人权公约的规定。

梁美芬认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撤销《逃犯条例》修正案后,美国继续“参与事务”,表明其“意图不是沉溺于酒精”。所谓的《2019年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不是为了香港的利益,而是用自己的立法干涉中国的内政。一些美国政客倾听香港一些极端反对者的声音,但忽略了不同的意见,包括可能受法案实质影响的企业的意见。

她表示,主张该法案的香港极端反对势力,意在利用外部力量迷惑香港,实现“投机”(即相互毁灭),而美国在香港的大量利益也可能受到“投机”的影响。她希望美国回归国际法框架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以尊重双赢结果、求同存异、互不干涉内政、尊重香港事务“一国两制”的方式处理国际关系。

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前副院长顾康敏认为,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来看,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审议并通过这项法案是不明智的,因为它干涉了其他国家的司法和内政。

他指出,在香港修正案事件中,一些暴徒犯下了违法犯罪行为,打破了法治、“一国两制”和民主自由的底线,而警方则实行了极大的克制,使用了最少的武力。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提出了这项法案,声称香港警方滥用武力显然是双重标准,颠倒黑白,支持暴徒,这对香港的繁荣稳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事实上,这也不利于成千上万的美国居民和在香港的大量投资和商业活动,是一种“害人害己”的做法。

香港法律交流基金会执行委员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Ma Enguo)表示,根据联合国相关决议,任何国家都不允许通过经济、政治或其他手段干涉别国内政。美国现在正在做的是通过政治手段影响中国的内政。

他认为,香港回归后,居民的权利和自由受到《基本法》的保障,包括广泛的权利和自由,例如言论、新闻、集会和游行。"说香港没有人权和自由是完全错误的。"他说,外来势力以“人权和自由”的名义影响香港,企图利用香港作为反对中国政治制度的基地。

香港专业协会创始主席兼律师简·松年(Jan Songnian)表示,美国将审查所谓的《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实质上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违反了国际法和国际交流规范,破坏了国际关系的正常秩序,应该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他指出,美国曾鼓励香港的“代理人”跑到美国乞求煽动,然后鲁莽地声称该法案是应普通香港公民的要求通过的。其目的是在修正案的情况下,进一步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施加压力,以破坏香港的繁荣和稳定,遏制中国的发展。

香港与内地法律专业协会主席陈晓凤表示,最新发布的“人类自由指数”显示,香港拥有世界第三高的自由度。世界银行的“世界治理指数”显示,香港的法治得分从1996年的69.9%上升至2017年的93.8%。「香港居民依法享有民主权利和自由,而『一国两制』一直保护香港的稳定和社会保障。这样的香港足以保障市民的权利和自由。」

他认为,在该法案提交美国国会审议之前,美国人员曾多次参与香港最近的事件,而一些香港反对派成员则经常带着明显的意图前往美国。「香港处于特殊的政治环境。恐怕有些人想在选举中利用香港作为政治谈判的筹码,试图用香港的局势来牵制中国。”(记者高捷,周文琪,刘名洋)